首页 » 期货 » 钮文新:煤炭期货还有存在的必要吗?——非市场化商品该不该有期货

钮文新:煤炭期货还有存在的必要吗?——非市场化商品该不该有期货

  

《中国经济周刊》首席评论员 钮文新

最近,煤炭价格暴涨暴跌。为什么?一般认为:(1)双碳目标致使煤炭产能减弱;(2)国际能源价格暴涨;(3)天气变凉叠加疫后生产恢复,致使能源需要增加。这些都是定性的描述,但煤炭供求到底失衡到什么程度?过程中囤积居奇到什么程度?炒作因素占据多大比重?不仅在煤炭方向,实际是整个大宗商品市场都存在定量描述不足的问题。

实际上,数据是抑制市场恶炒的关键武器。比如10月29日,国家发改委公布动力煤全国统调情况,给出全国动力煤存货超过1亿吨的消息,煤炭现货价格大幅下跌,而煤炭期货价格更是连日跳水。郑州动力煤(连续)10月19日创下1982元/吨后,一路暴跌,迄今不过10个交易日,现在价格已经跌至925元/吨,跌幅高达53%。

对中国动力煤期货而言,这是一轮过山车。如果将8月17日的750元/吨附近算作启动点,到10月19日最高1982元/吨,其间不过40多个交易日,郑州动力煤期货(连续)涨幅居然高达164%,而现在又从1982元/吨跌至925元/吨。整个过程不过50多个交易日。这其实反映了不小的问题:动力煤市场谁定价?是市场供求关系定价?还是大炒家定价?还是政府定价?

要明确:期货市场是整个市场金字塔的塔尖,它要求对应商品现货市场高度而充分地市场化。仅以动力煤为例,其期货市场的健康,有赖其对应动力煤现货市场的充分市场化。注意:所谓充分市场化,不仅是价格由市场供求决定,更重要的是,当价格不断上涨之时,在利润的驱动下,现货生产和供给可以扩张,从而自然压低价格;当价格不断下跌之时,现货生产供给可以收缩,从而自然抬升价格。

这当然是一种理想化的设计,但就算实际情况有出入,也不能过度偏离供求关系决定价格。但对动力煤而言,价格暴涨之后,是否可以允许其生产供给大幅上涨?这对期货市场而言就是个严重的问题。未来,双碳目标可能还会约束煤炭生产,这将意味着动力煤市场或许不能通过生产的扩张与收缩自然平衡价格,而只有政府的干预才能实现价格稳定,那这是不是意味着要重新考虑动力煤期货市场的存在基础?

实际上,面对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许多过去自然而然的事物,现在其基础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期货市场可能就是这样一种事物,如果全球性的碳达峰、碳中和成为未来常态,该如何理解石油、煤炭、天然气等传统能源市场的供求关系?对中国当下的动力煤期货存在的必要性,其存在之利大还是弊大,可能需要市场管理当局重新评估。

责编:姚坤

(版权属《中国经济周刊》杂志社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链接、转贴或以其他方式使用。)

相关文章